当前位置:首页>原著小说>小说

第十四章【内忧外困】

2017.01.21

  陈小练还没有来得及动,忽然韩必已经走了过来,和陈小练并肩而站,悄悄的捏住了陈小练的手腕。

  “不要冲动!”

  韩必压低了声音。

  陈小练咬牙看了韩必一眼。

  韩必盯着两个女孩,低声道:“那个年纪小的……我记得在飞机上是坐在你身边的吧。你认识?朋友还是妹妹?”

  说着,韩必皱眉看了陈小练一眼,低声飞快道:“不管怎么样先别冲动……你一冲出去就完了,会暴露自己。更救不了她们!先忍耐,然后慢慢等机会……”

  ……

  牛顿已经走向了毒牙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毒牙身后的两个女孩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哈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我在猎捕一只战兽,没想到越追越远,居然带着我跑回到了飞机那儿,结果……看看我发现了什么!”

  “两个NPC?”牛顿咧了咧嘴角,他凑近了,用冰冷的眼神盯着两个女孩看了看,隆本静香吓得全身发抖,而秀秀则用力咬着嘴唇,吧嗒吧嗒掉着眼泪。

  牛顿的表情有些古怪:“我没听说这个副本会有NPC。这是一个收集类副本,地点选择也不在人烟稠密区。这次飞机上应该都是安排好的载体,怎么会有NPC的存在?”

  “鬼在知道。不过……开发组犯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”毒牙咧嘴,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,目光贪婪的看了一眼隆本静香,眼神好不掩饰的在日本空姐一双裹在丝袜中的长腿上停留了许久:“反正是意外收获。队长,我找到的就归我怎么样?在这里准备了三天了,实在太无聊。也可以找点乐子。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开发组的问题我回去会反馈。”牛顿的语气很冷淡:“毒牙,约束一下你的性子。如果是早两天,你做什么我都懒得去管。但是今天不行——副本就要开启了。保留点体力吧。等副本完成之后,如果还有时间逗留,这个女人就当做是你的玩具,你想怎么玩都随你——但是现在不行!如果破坏了任务,我会亲手拆了你的骨头!”

  毒牙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和恼恨,哼了一声:“好吧,你是队长!”

  他转过身,凑到隆本静香身边,故意耸了耸鼻子,在日本空姐的脖子处嗅了嗅,笑道:“好香……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!不过好东西可以留到最后,等任务完成了,我会慢慢享受你的。”

  说着,他伸出手来,在隆本静香的臀部用力拍了一下。日本空姐顿时尖叫一声,往一旁躲闪,险些摔在地上。

  “冷静!”

  韩必感觉到陈小练又仿佛要有什么动作,加大了力气攥住他的手腕,压低声音:“不想死的话就忍着!而且……你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,相信我。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陈小练长长吐了口气,绷紧的身子终于松弛了下来。

  “好了,把这两个NPC先带到一旁去,副本开启后,或许可以用来当开路的石子。”牛顿冷笑一声:“沙罗!”

  沙罗立刻走到了他的身边:“怎么了?”

  “这两个家伙交给你来看管。”牛顿笑了笑:“我可不放心毒牙。这家伙自控力太差。”

  沙罗娇笑两声,对着牛顿飞了一个媚眼,走了过去,先看了一眼日本空姐。

  隆本静香瞪大了眼睛,惊恐的看着沙罗:“乘务长?”

  沙罗笑了:“乘务长?啊,我差点忘记了,我的载体的身份是飞机的乘务长啊。不过很遗憾,我可不是你的什么乘务长,而且……”她盯着日本空姐的脸蛋:“我看见你这张漂亮脸蛋就讨厌。别和我说话,别惹我生气,不然我现在就刺花你的脸。”

  隆本静香身子一哆嗦,咬着嘴唇不敢再说话,却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沙罗。

  沙罗蹲下来蹲在秀秀的面前。

  “好可爱的小东西。”沙罗伸出手捏了捏秀秀婴儿肥的脸颊,然后转过头来,对牛顿问道:“我喜欢这个小东西,我可以把她当做宠物吗?我要弄一个笼子,然后把她放在里面,然后给她弄一些好看的漂亮衣服。”

  她的语气虽然温柔,但是说出来的话,却叫人身上冒寒气。

  “我说了,任务完成后,随便你们怎么折腾。如果那个时候这两个家伙还没死的话。”

  牛顿哼了一声,看了看天色: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都动作快一点做准备!副本要开始了!”

  沙罗从毒牙手里接管了两个女孩,毒牙哼了一声,虽然表情有些不满,但是很显然,他不敢反抗牛顿的命令。

  可当沙罗带着两个女孩走进斩风团营地的时候,一个意外发生了。

  秀秀忽然看见了站在韩必身边的陈小练,亮晶晶的眼睛里顿时绽放出了光彩,她尖叫一声,大呼着,朝着陈小练跑了过来

  “欧巴!快救救我!”

  虽然身上捆着绳索,秀秀却飞奔起来,然后一头撞进了陈小练的怀里。

  陈小练愣住了。

  身边的韩必心中狂跳,顿时下意识的退开一步,松开了陈小练的手。

  秀秀撞在了陈小练的怀里,痛哭起来。

  陈小练感觉到周围投来好几束各异的目光。

  牛顿,沙罗,毒牙……还有站在远处抱着膀子冷眼旁观的达蒙。斩风团营地里其他几个帐篷旁,也有几个队员也朝着这里看了过来。

  怀里的秀秀在哭泣,陈小练很想抬起双臂来抱住这个可怜的孩子,但是此刻,他心中砰砰狂跳着,后背上的冷汗几乎打湿了他的内衣。

  短短几秒钟时间,仿佛变成了漫长的一个世纪一般!

  终于,陈小练没有抬起双臂,只是低头看着秀秀——他的脸色冷漠,一动不动。

  “怎么?这个小东西看来认识你啊。”

  沙罗娇笑着走了过来——原本那还很动听的娇笑声,此刻在在陈小练听来,却是那么的刺耳冷血!

  暗暗吐了口气,陈小练尽量装出不耐烦的语气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  怀里,秀秀还在哭泣:“欧巴,你怎么不和我说话,你怎么不救救我……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
  陈小练的扬起脸,充耳不闻,只看着沙罗:“怎么,还不带走吗?”

  “看来这小东西很喜欢你啊。”沙罗眯起了眼睛。

  “这个小东西应该只是认识小脸的载体吧……”

  开口说话的是韩必,韩必站在一旁,小心翼翼说道:“毕竟大家都是在一架飞机上来的,也许小脸的载体身份,和这个小东西有什么关系呢。刚才那个女人不也叫你乘务长吗?”

  “咦?你这个木头忽然变得机灵起来了。”沙罗撇了撇嘴角。

  她闪电般的伸出手来,一把抓住了秀秀的头发,把小女孩拽了回去,然后不理会秀秀的挣扎,扔给了隆本静香:“抱住了,跟着我,如果不听话,我就先杀了你。”

  隆本静香惶恐的抱住了秀秀,她自己也吓得流出了眼泪,却用力捂住了秀秀的嘴巴,飞快的低声说着什么,然后抱着秀秀跟着沙罗离开。

  临走的时候,隆本静香看了陈小练一眼,却没有敢开口说话。

  ……

  “你欠我一个人情。”韩必故意走近陈小练,摆出笑脸来,搭上他的肩膀,看似两人很亲热的样子,可是低声说出话,却带着恼火:“……这两个女孩是怎么回事,你昨晚一个字都没对我说!看来你有很多事情都没和我说真话!”

  陈小练:“……”

  “闭嘴。”韩必冷冷道:“从现在开始,我不会信任你了。你想死的话,别拖累我!”

  果然,这家伙松开了韩必之后,就走回到一旁坐了下来,再也不看陈小练一眼。

  陈小练默默咬牙,坐在了韩必不远处,暗暗捏紧了拳头。

  内忧外困!

  在这个陌生而危险的团队里,前途未卜……而身边仅有的一个同伴,也生出了隔阂。

  陈小练感觉到头疼万分。